当前位置: > 铁骑视点 >

驴友违规穿越无人区失联83天 救援人员未发现踪迹

2018-01-14 06:29 被浏览()次

驴友刘银川。去年10月23日,他逃票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后,失联至今。

驴友刘银川。去年10月23日,他逃票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后,失联至今。

  违规穿越无人区 驴友失联83天

  刘银川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,原计划最迟1月1日走出;救援人员至今仍未发现其踪迹

  83天过去了,还是没有刘银川的消息。

  这名30岁的徒步爱好者,自2017年10月23日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后,失联至今。

  他要在60天穿越羌塘、可可西里和阿尔金山三大无人区。“若未能在12月20日出来,就请再耐心等待10天。我有唯一的信念,坚持活着!”

  警方分析,刘银川准备的物资,不足以支撑他完成此次徒步。警方已搜寻至西藏、新疆、青海三省交界区域,目前仍无消息。

  虽然当地严禁非法穿越活动,但仍有不少人来此探险。“很多人对无人区缺乏认识,抱有侥幸心理进入,一旦出事,将危及生命。”当地警方介绍。

刘银川穿越无人区前拟定的徒步路线。

刘银川穿越无人区前拟定的徒步路线。

  违规进入无人区

  83天前,刘银川到达徒步之行的起点——西藏西北部的那曲地区双湖县。

  他打算从这里进入羌塘无人区,然后一路向北,途经可可西里和阿尔金山无人区,最终到达青海西北部的花土沟镇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羌塘位于西藏北部,是我国第一大也是平均海拔最高的自然保护区。这里是高原荒漠生态系统的代表地区,不仅有星罗棋布的湖泊、空旷无边的草场、雪山和冰川,还有众多濒危野生动植物。

  根据刘银川的行程规划,线路总长1504.788公里,最高海拔5429米,平均海拔4794米。他计划以7.42公里的平均时速,用60天左右徒步完成。

  他花了几千块钱,买了20斤牛肉干和10斤奶贝作为旅途的全部补给。另外还准备有可抵御-20℃的1.8kg羽绒睡袋、硅胶雪地帐篷、高筒徒步鞋、45w的太阳能充电板、地图软件导航等30斤的装备。

  “每月收入3000元左右,几乎全用来买徒步设备了。”刘银川打工的书店老板说,这是他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穿越无人区腹地,挑战非常大。

  2017年10月23日这天,刘银川像往常一样,发了条朋友圈报平安:“这可能是最后一次(发)朋友圈了,如果成功,我们两个月后见!”

  事情似乎从一开始就不顺利,刘银川在进入羌塘无人区时遇到了问题。进入许可证只限两天内能往返的自驾游客,徒步进去不出来的不能办理。“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,逃!用逃票的方式进入。”他在朋友圈里提到。

  双湖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向强(化名)介绍,从双湖县去无人区唯一旅游路线,就是走90多公里长的土路去冰川,去的话要到林业局办证。

  “从双湖县去冰川的路上,我们专门设有一个检查站。如果发现企图逃票的,就将其遣返,或交由森林公安处理”。向强分析,很有可能是因为这边地广人稀,刘银川绕路避开了检查站。

  刘银川没有走那条土路,而是按既定线路向外绕道几公里。他表示,希望不要被遣返,“过了冰川一切就顺利了”。

  此后,他的朋友圈再也没有更新过。超出约定好的最迟时间1月1日,铁骑娱乐,仍未见他从无人区走出。

刘银川在阿里地区自驾时,遇到的藏羚羊。

刘银川在阿里地区自驾时,遇到的藏羚羊。

  风沙、大雪与沼泽

  羌塘无人区一直被视为“生命禁区”。这里平均海拔四五千米,最高达6500米,常年覆盖有积雪。进入冬季,白天紫外线强,夜里低于零下30℃,风沙很大,此外山地、砂石路较多,交通不便。

  刘银川的弟弟刘佳说,哥哥每小时平均走7.4公里,一天下来也就二三十公里。

  “想着他是徒步,我们开车应该会很快赶上。”向强介绍,1月3日开始寻找刘银川,双湖县公安局联合林业局的森林公安,派了10个人两台车出发去无人区。

  他们沿着刘银川拟定的徒步路线展开搜寻,走过那条唯一通向无人区的90多公里土路后,便全是没有开发过的高山和冰川。

  “那几天下着雪,很大,我们一直找到多格错仁(注:距双湖县约50公里)。”警方介绍,第一晚没有帐篷,基本在外露宿或车里休息。搜寻队员使用的车辆多是烧柴油,在低温下发动困难,到了6号晚上,车辆突发故障,只能返回。

  8日中午,7名民警以及3辆民间救援车辆、6名救援人员,铁骑军事,再次出发寻找此次排查过程中,雪化后形成一些沼泽地,车子很容易陷进去。

  从多格错仁开始,搜救队员们扩大范围,向周围“扇形式”向北推进。向强担心,刘银川出发前准备的30公斤食物和睡袋等装备,不足以支持他完成此次徒步。“食物不是很足,加上无人区夜间温度非常低,担心他的睡袋不足以御寒,会出现失温等状况”。

  此外,为避免进入无人区没有信号失联,前往冰川的游客会被建议配备卫星电话,最好驾驶越野车,但刘银川都不具备。

  “最困难的是无人区没有信号,他又没带卫星电话,具体位置掌握不了”。向强说,再加上无人区地广人稀,冬季气候不好,搜救着实困难。

  搜救人员也是隔几天反馈一次情况。目前,第二轮搜寻队员已行进到西藏、新疆、青海三省交界的鲸鱼湖附近,但仍然没有刘银川的消息。

2017年9月,刘银川(左)和书店老板徐海自驾前往阿里地区。

2017年9月,刘银川(左)和书店老板徐海自驾前往阿里地区。

  临时改变的路线

  刘银川原本是想趁着下雪走新藏公路的。“走公路的话,没什么危险,主要是考验毅力。但他的边防证过期了,新的又没办下来,便临时改变计划,从双湖县穿越无人区。”徐海说。

  徐海是湖南长沙一家书店的老板。2015年12月,刘银川来书店应聘。“他来工作之前,就说好不久后要徒步走川藏线,一来一回就是一两个月。”徐海说,自己平时也爱在各地自驾,两人兴趣相投,一拍即合。

  两年来,刘银川近一半的时间都在徒步。他自称“旅人”,还给自己起了个别名:刘夏。

  刘银川的女友曾静(化名)说,这寓意着“生如夏花”:惊鸿一般短暂/如夏花一样绚烂/我是这燿眼的瞬间/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。

  “夏,和我一起自驾去阿里吧,明天一早我去客栈接你!”2017年9月,徐海邀请刘银川结伴自驾去阿里地区。

  途经无人区边缘地带时没油,刘银川会主动去寻找住在附近的藏民借。遇到沼泽地或者路不熟,也都是刘银川去协调沟通。

  一路上,人,越走越少;景,越来越美。途经高原上的一处湖泊时,两人停了下来。风很大,湖面不住地翻滚着水花,被阳光映得波光粼粼,后面是连绵的群山,山巅上积雪未化,在远处与蓝天白云交接。

  “太棒了,好大气啊!”视频中,穿着牛仔上衣、扎起头发的刘银川喊道。他最大幅度地展开双臂,还不断尝试追着时涨时退的湖水。

  “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,风景真的很美”。刘佳说,每次行程结束,哥哥会和家人分享经历。

发表评论 还没有注册?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